最新 | 最热门 | 最高评价

+0  《紫贝拾遗》新书首发仪式花絮

Tag: 紫贝拾遗 | 岁月如歌
qyjohn 发于 2017年09月07日 06:49 | 点击: 490 | 展开摘要
公元353 年,在会稽山阴的兰亭,有一场盛大的聚会,著名的书法家王羲之写下了不朽的篇章《兰亭集序》。2017年9 月3 日,文昌河畔,紫贝山阳,我们也迎来了一场“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的盛会,为记录我们文昌人集体记忆的《紫贝拾遗》一书举行首发仪式。

钱钟书说:“假如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很好,何必一定要去找下这只蛋的鸡呢?”

不过,我们就要先通过视频来认识一下《紫贝拾遗》第一、二册的八十八位作者。他们散落在世界各地,我们见或不见,他们都在那里。

入场签名

最年长的作者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6408.html

+0  一丝淡淡的小暧昧 (林妙丹)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9月13日 19:38 | 点击: 410 | 展开摘要
记忆这种东西,之所以美好,就在于有些事情,你记得,对方并不一定记得,从而你完全可以大胆地主观地去渲染一些当年的气氛。或许,我这篇文章的对象就已完全不记得文中所提到的这些事,就如同曾有人对我说过,我曾给过他多大的影响,而我却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了的一样。既然如此,大家完全可以把这些故事当作虚构的来看。可惜它又因太过真实,从而没有太多浪漫的情节可写。

十分可惜,我从小并不是个学习太好的女生。正因为如此,我亦从小受到父母的诸多不满和鄙视。从而让我对学习好的男生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和崇拜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821.html

+0  祝嘉故居的尴尬 (吴鹏)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8月25日 13:07 | 点击: 477 | 展开摘要
(一)

祝嘉先生1899年生于海南文昌清澜溪田村,是文昌乡贤。说来惭愧,身为文昌人,我最初知道祝嘉还是上大学之后的事。那时我不可救药地痴迷于书法艺术而不能自拔,一有时间就泡在学校图书馆里查阅书法碑帖和书法理论方面的书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汗牛充栋的图书中抽出了《书学史》,随手翻开一看,还是繁体竖排的,我的头一下大了起来,马上萌生了退缩之意。也许是机缘使然,我觉得要是就这样将这本厚如砖头的著作置之高阁,对作者未免不敬。便翻看了一下序言,不由吓了一跳,写序的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大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762.html

+0  我与溪北书院 (吴鹏)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8月25日 12:46 | 点击: 500 | 展开摘要
溪北书院位于文昌铺前镇,是海南清末著名书院之一,现保存完好,为文北中学所用。
(一)

2001年夏天,刚从师范院校毕业的我,正待在家里等待教育局的分配。与焦急的父母亲相比,我要心平气和得多。我心中有数,像我这种一没钱二没权的农家子弟,分配到好学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事实证明,我的预判是准确的——文北中学。这是文昌最北端的一所学校,也是离县城最远的學校,坐车得两个多小时。而我的家就在市郊,到县城也就几公里的路程。结果出来后,母亲忍不住哭了起来。我知道母亲这是为我担心,也为自己的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763.html

+0  怀念我的外婆 (符望)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8月18日 17:17 | 点击: 448 | 展开摘要
很多人心中有一个慈爱的外婆,我也不例外。

外婆已经离开我有近十年了,一直想写篇文章纪念外婆,无奈整日忙忙碌碌,劳形于案牍之中,并无闲暇写作。说实在的,人至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现实的喧嚣与整日的忙碌,都是常态。近期恰逢清野兄发贴征文,便逼迫自己一定要抽空写一篇。于是,便在夜深人静之时,享受闲暇一刻,浏览发黄的照片,拼接那些已经模糊的记忆。当往事一件一件在脑海中浮现之时,忽然觉得外婆离我并不远,那些过去的影像越来越清晰…。

我的外婆,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文昌女性,没有什么特别的才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747.html

+0  在文昌,他们飞驰 (蔡雅婧)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8月08日 18:38 | 点击: 423 | 展开摘要
“侬,你还记得你的银项链吗?它失而复得啦”

“什么银项链?你上次给我买的tiffany在我这儿没丢啊”

“不是啦,你小时候带的你记不记得?带生肖的那条。”

“噢——”

“我把你的旧书柜扔了,项链也在里面,我忘了。今天小区的垃圾公给你送回来了。”

“啊?”

要知道,我曾经住的大院,大院里的垃圾池,不仅是整个小区百户居民的生活垃圾丢弃处,更是小城里某重点小学的垃圾存放点。也就是说,这个并不大的垃圾池,每天存放着的是几千人产生的垃圾,而我妈把旧书柜扔掉却也是去年的事情了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718.html

+0  我的外公是“市长” (张寒冰)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8月02日 17:32 | 点击: 493 | 展开摘要
前几日,我回文昌办事,同学托我去她叔叔家拿户口本。她叔叔是一位非常谨慎的老人,又因户口本事关重大,他细心地向我同学询问我的身份:“她是谁的孩子?谁的孙子?”我同学机灵一动,脱口而出:“她是市长的外孙女!”此言一出,那谨慎的老人再无疑问,放心地把户口本交与我。

当我同学把这段插曲告诉我,我不禁莞尔。时至今日,当日“威名远扬”的外公已日渐老去,但“市长”似乎是一张不老的信用名片,仍然可以华丽丽地打出去。

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的信用,很简单,就是口口相传。我的外公,不是官员也不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710.html

+0  我的外公外婆 (林凤妮)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7月30日 18:43 | 点击: 409 | 展开摘要
引言

我出生于海南文昌,童年大部分时间是在一个叫东路的小镇度过的。在镇上上小学,清晨走在茫茫雾色掩映下的林间小路上,穿过灌木丛和一个村庄,就到学校了。周末或者放假的时候,我就会回老家看外婆,然后废寝忘食地和同村的小伙伴玩过家家的游戏。下雨天,我们会一起到田埂上边的树下挖“水井”。暑期,伴着夏天的蝉鸣,我们会撒欢在漫山遍野摘山捻子。在那个简朴而宁静的小镇,还有灌木丛生大树掩映的小村庄,度过了我幸福的童年。

几乎每一个孩子的童年记忆中,都有动情的老人。外公外婆就是这样的老人。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703.html

+0  夕阳花 (张寒冰)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7月26日 16:03 | 点击: 374 | 展开摘要
你瞧

金色夕阳

在拥挤的下班人潮里

在狭小街道和树梢边

在远远的墙壁上

开出一朵朵斑斓的花

你听

那一朵朵夕阳的花里

结满我的惆怅

哦,你听不到

海风再大

也吹不到你的荒疆

 

2016年7月25日

【作者简介】

张寒冰

1992-1998年就读于文昌中学,爱好发呆。

1998-2002年就读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一点经济。

2011年回琼,现居海口。柴米油盐,不忘初心,常怀诗意。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696.html

+0  大哥 (黄有宝)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7月16日 11:11 | 点击: 417 | 展开摘要
“书房门前梅花开,难舍送弟回家园。”听大哥有利唱着琼剧《梁山伯与祝英台》著名选段“十八相送”中的戏词,为哥哥有此雅兴感到欣慰。

我父母养育6个孩子,我排行第三,上有哥哥姐姐,下有3个妹妹。父母已相继作古,我们6位兄弟姐妹都已成家立业,为子女、为生计而奔波。

哥哥有利年长我11岁,我读书时他已失学,他10多岁就在家务农,跟着父母开荒造田,耕田种地,农活样样都干过。

我们家近河靠海,农闲时节,常到河里海边撒网捕鱼。下午和晚上,鱼儿出来活动较多。一到周末,我跟哥哥吃完晚饭,就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677.html

+0  乡音 (张大雁)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7月15日 13:13 | 点击: 464 | 展开摘要
每每被人问及老家在哪儿时,我的答案总是很出人意料。一是因为无论是昔日的南蛮流放之地,还是今日的国际旅游岛,海南对“大陆仔”而言都太过遥远;第二个,可能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普通话还算字正腔圆,与一般人印象中的南方口音相去甚远。

牙牙学语时掌握的第一门语言是海南话,可惜我才学会说句子就被送到上海受教育了。每次回家探亲我都不得不把海南话从头学一遍,可是每次等我把舌头捋直准备开口实践时常常行期将近,于是我就又带着半吊子家乡话回到了上海。幸运的是我那个热情好客的奶奶把上海那个小小的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675.html

+0  “西逝水”畔的古书院(郑心伶)

Tag: 紫贝拾遗
qyjohn 发于 2016年07月14日 16:49 | 点击: 383 | 展开摘要
一条碧绿如练的珠溪,从北而南,流入弯弯的文教河,经过东君园,又接上东君坑由东往西、自古就有的“风水渠”。整条文教河便滔滔直奔,源源不绝地往西往西,溶入八门湾,再与文昌河交汇,被称为“西去的水”。文昌县东的黎民百姓都是靠这“西逝水”繁衍生息的。

我家住在文教镇同源乡东君村,自小就与小朋友们结伴在这条“西逝水”畔放牛、嬉戏,少不了抓迷藏、打水战。更有趣的还是採野果、烤红薯、捏泥公仔……甚至手拿木棍跨上牛背狂奔,操练“打仗”呢。

文教河在我们心目中,叫“西逝水”,又称“风水河”

查看全文: http://www.udpwork.com/item/15673.html
|<<<1234567>>>| 一共8页, 89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