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张扣扣事件依然有点云山雾罩

魏武挥 发表于 2018年02月21日 20:33 | Hits: 912
Tag: 社会与文化

 

张扣扣杀人案是这个春节震惊全国的事件之一。

 

一气杀了三人;

未动妇孺;

年幼时目睹母亲被杀,隐忍二十余年

等等

 

都是构成舆论关注的点。在上千年以孝治天下的中国,血亲复仇是很有群众基础的。

 

媒体多有报道。

 

谈谈我这个读者的感受。

 

 

杀人案,本身并不复杂。

 

张扣扣本人在短暂逃离后自首,对其所作所为,供认不讳。

 

比较让人疑惑或者好奇的地方是,张扣扣于03年退伍,一直到18年才进行报复,期间一十五年,为何迟迟不动手。

 

毕竟张扣扣今年动手,也不是什么设计精巧处心积虑。

 

这不是一出基督山伯爵复仇的戏码。

 

张扣扣成年之后,时间线基本如下:

 

01年12月,应征入伍

03年12月,退伍

04年1月,去广东打工

07年夏天回家乡造房子有停留,但不过几天。

2017年5月-8月,有去阿根廷打工经历。

之后,一直窝在家中。

 

2007年到17年这十年,比较含糊。我看到的媒体报道,澎湃上提到04-07在广东打工之后,“辗转至浙江杭州工作”。界面则提到他在杭州进过苏珀尔厂,做过保安,在济南卖过凉皮,被骗去搞过传销。09年时,与发小一起去驻马店学过挖掘机(这是一段被骗经历)。

 

总体来说,这十年,张扣扣一直在奔波中。

 

界面报道援引张扣扣发小所语,张扣扣在阿根廷打工时看到越南人报复杀人,受到刺激和启发,这算是一个说法。发小还说,王家兄弟聚首,可能也是张扣扣想一次性全解决。

 

 

重点是发生在1996年的血案。

 

当年,张母在口角中为王家所杀,是张扣扣此次杀人的重要动机——虽然事隔二十二年,不过张的行为,基本上可以确定为报复杀人。

 

96年这场血案,至今来看,还是有些云山雾罩,这个议题很重要:

 

到底是王家哪位动手直接导致张母死亡?是未满十八岁的王正军,还是另有其人?

 

另外一个议题也比较重要:

 

张母先对王家老二王富军吐了唾沫且吐到脸上,这个现在看来没有太大疑问,但随后发生的事按照当年判决书的说法:张母用一节扁铁在闻讯赶来的老三王正军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然后才是王正军用木棒回击,结果导致张母不幸身亡。—— 这个说法虽然得到张扣扣发小的认同,但目前张家并未承认。

 

当年血案的判决,到底有没有可能是个糊涂案?糊涂案的背后,王家是不是有所运作?

 

媒体进行了采访报道。

 

我的视野里,大白新闻(公开信息显示,这是新闻期刊《法律与生活》的出品,后者为司法部主管、法律出版社主办的央级媒体)刊发过一篇,主要是张扣扣姐姐的说法。界面(上海报业旗下媒体)也刊发过一篇,主要是张扣扣发小的说法。另外还有上海报业旗下澎湃的一篇,相对来说综合一点。

 

 

在大白新闻题为《张扣扣姐姐:杀我妈凶手的哥哥是本地乡长 行凶后由弟弟顶罪》的文章里,主要是张扣扣姐姐的单方面陈述。

 

标题已经几乎表明了这篇文章的一切。在张姐看来,当年那场血案,就是糊涂案。

 

首先是行凶者并非未满十八周岁的老三王正军,而是老二王富军。

 

其次是在争吵中,张母被打(原话是被四个人围着打),然后张父到达带走张母,结果王父说打死她,王富军持棍行凶。

 

再次是张姐称王家老大王校军是乡长,暗示王家在当地颇有势力。

 

最后,张姐还提到,张母丧事酒席,是王家操办,同村人吃人嘴短。暗示王家用一顿酒席封了大家的嘴。

 

张姐的说法有没有旁证呢?

 

不晓得。

 

但张姐提到王富军才是直接导致张母死亡的说法,给我产生了一个疑惑。因为张扣扣是报复杀人,这次所杀三人,干掉了王自新(王父)、老大王校军(被称为乡长的那个)、老三王正军(当年坐牢的那个),恰恰王富军逃过了一劫。

 

张扣扣为母报仇,虽然在他看来,王家一家男丁四人都有责任,但到底王富军才是正主。退一万步说,其他人都能放过,王富军怎么可以放过?

 

这个仇,报得不够讲究啊。

 

 

在界面题为《知情人:张扣扣作案后高喊“22年终于把仇报了”》的文章中,基本上则是张扣扣发小张小万(化名)的说法。张小万的说法,和张姐大相径庭。

 

首先张小万用多段文字表示,张母其实不是个善茬。她比较爱骂人,与周边邻居都吵过架。还会耍个赖,甚至会做出一些有碍观瞻的事:与一户人家打架后跑人家门口屋檐底下睡了一阵,还在那户人家院子里拉屎。

 

张母不是善茬这个说法在澎湃新闻里,有其他村民说法为佐证:为人强势,“嘴上不饶人”,“和村里很多人都吵过架”。个性不好。等等。

 

其次是张王二家关系本来不错,张父和王父还是干兄弟关系。但后来因为收猪生意,王父认为张父能力不行不带人玩了,产生了矛盾——这个说法澎湃新闻里的表述不同,张父称是因为送西瓜送了别人没送王家导致。

 

重点在张小万描述的当年血案的经过,很细节很白描。

 

1、张母去洗脚路上对老二王富军吐口水,但没有吐到王身上。王并没有什么反应。

2、张母洗脚回来,又吐口水,这次吐到王富军脸上,王动手打了张母一巴掌。然后双方扭打。并导致王父及老三王正军、张父及张姐参与。事件已演变为两家打成一团。

3、张姐给了张母一根一米长从家中取来的钢条,张母对王正军头上打了两下,打破了头。

4、张母似乎打赢了,张父拉着她准备往回走。

5、王正军从路边柴禾堆里操起胳膊粗的木棍——这点表示王是临时动手——一棒砸在张母太阳穴上。

6、张母并未立即死亡,还站了起来扶在树上干呕。考虑到她平时有耍赖行为,围观的熊孩子们还进行了“笑”的动作,认为张母又“装”。

7、张父扶住张母,并试图送进王家,但被后者拒绝。

8、各自去看医生,在医院中,医生宣布张母已经死亡。

 

根据张小万这段叙述,当年血案,法院的判决里“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在起因上有一定过错责任”是能成立的。

 

但这段细节界面的新闻报道里并没有旁证,属于张小万一个人的说法。虽然当年血案,并不是只有张小万一个人看到。因为按照张小万所说,还有一堆熊孩子在围观嬉笑。

 

张小万还说,王家并非很有势力,也是普通家庭。老大王校军的确去乡政府部门工作,但也就是刚去的那种——具体在乡政府做什么职位,张小万没有提。至于张母给张扣扣留下“惨死”的印象,是因为验尸时不讲究,就在小孩面前把死者头颅锯开。

 

关于正主王富军躲过一劫,张小万的说法是,王富军因为相亲,在家里收拾房间,而不是值班没放假。

 

然后就是王家(王父似乎未去)上山烧纸祭祖,返回路上,并非抱团一起走,而是走得比较稀稀拉拉。

 

1、张扣扣先抹了老三脖子

2、追上走在前头的老大,一刀捅在侧腰,然后追捅数刀。直接捅死

3、老三被抹脖子后,并未立时气绝,张扣扣返回,背上补刀二十余刀。——张小万认为,这是张扣扣认定老三王正军是正主。

4、王父在家正在往袋子里装东西,张扣扣上前先一刀捅在脖子上,然后再捅到肚子上,断气。

5、张扣扣离开王家,后来又返回,烧掉了老大王校军的车。

6、张扣扣高喊二十二年,终于报仇。

7、张扣扣曾指着王母说:你是个女的,我今天不杀你。

 

也很细节很白描。

 

作为读者,我的疑惑是:

 

1、张小万对二十二年前的血案,记忆太深刻,细节白描得如此到位

2、张扣扣行凶过程,尤其是在山路上先抹老三脖子再去杀老大再回来补刀,张小万描述之细,给我一种就在旁边的感觉。他在界面报道里说,“村里不少人目击了扣扣杀人的经过”,难道也是援引别人的说法而自己并未亲眼所见?

3、老三被杀过程分为两段,先是被抹了脖子,然后张扣扣杀了老大后回来补刀。如果不少村民亲眼目睹,期间为何不对老三进行救助或阻止张扣扣补刀?

4、老二王富军躲过一劫:说是家里收拾房间,但张扣扣是在王家杀了王父,为何不杀王富军?还是说王富军这个在家里收拾房间的家,是另有其家?比如说,王富军自己的家。

 

但按照澎湃的报道,王家在城里有买房,如果王富军在“家”收拾房间指的是他这个城里的房子,那么,所谓张扣扣好不容易等他们四个男丁凑在一起企图一锅端的说法就有问题了。

 

 

最后看一下澎湃的报道。

 

与界面栩栩如生的写法不同,澎湃的报道非常硬,读起来的感觉肯定不如界面的。

 

澎湃文章的标题是:陕西南郑除夕凶案:一男子连杀邻家父子三人,两天后自首

 

今年这桩凶案的过程,澎湃描述的并不如界面的那般细节,只是通过几个村民之口,说张扣扣杀了三人(过程如何并未详述)还烧了车。

 

但澎湃提供了当年血案的一些增量信息。

 

首先是在当年的刑事附带民事状中,张父明确表示未满十八的老三王正军是凶手。但在今年又和张姐一起改口为王富军是正主,王家当年顶包。针对这个矛盾,张父称状子是别人代写的,这个代写人已经身故,自己当年为何这么表示也记不清了。

 

澎湃援引一名村民的说法说,当年王父曾向大家表示人是他打的。不过,村民也认为,可能是父亲想帮儿子顶事。

 

其次是,当年的判决下来后,张家是有过向中级法院递状子的行为的。但具体时间如何,张父又表示记不清了,且也没什么下文,感觉就是不了了之了。

 

澎湃点到即止,报道刊发时并未去汉中中院查阅。

 

多名村民向澎湃表示,张扣扣为人内向,这个说法在界面的张小万描述里,并非如此。张小万还说自己是外向人,怎么会和内向人做朋友。

 

澎湃报道里提及张扣扣一直有报仇想法,一位与其同年入伍并同团服役的人说,张扣扣在新兵训练时表示当兵就是为了锻炼好身体报仇。而界面里,张小万也称张扣扣和他说过要锻炼身体为了报仇之类的话。

 

 

关心96年血案的原因在于,如果当年判决无误,张扣扣这次三条人命,哪怕有自首情节,怕也是难逃一死。

 

如果当年判决是个糊涂案,张扣扣杀人还情有可原。

 

基层司法到底是不是对公民救济不足?底层群众是不是无处喊冤?

 

从目前看到的报道,我倾向于这样几个论点:

 

1、张母身故的正主,的确是老三王正军,当年判决,不太像是个糊涂案

2、张扣扣报复杀人,手段比较凶残

3、张扣扣常年奔波在外,混得并不如意,未有娶妻生子的主要原因是经济条件,并非什么要报仇不想拖累别人。在广东,曾有住在一起的相好,只是家里反对(可能女方离过婚的原因),未成正果

4、张家对当年血案真相究竟如何,至少张父,并非念兹在兹

5、张扣扣当兵时确想报仇,但真的有可能也就是想想或者说说,未必是天天在那里泣血磨刀要复仇的主。退伍后一直过了15年才真正发作。18年春节案发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产生刺激到他这个念头付诸实施的tipping point,还不得而知。

6、当年两家打作一团,王家有王父、老二、老三,但老大并未在场。此番张扣扣报仇,老大也被杀死。张扣扣似乎认定,作为当时在政府部门工作的老大,对其母之死且未得以牙还牙以血还血,难辞其咎。

 

但也就是读完几篇报道后隐隐约约的倾向。

 

还是依然有些迷糊。

 

 

最后还有两个外围信息。

 

一个是有人发现,2017年11月,贴吧的南郑吧里有一篇题为“致红寺湖半年没发工资的职工们”的贴子,其中提到红寺湖领导叫王孝军。而张小万则提及王家老大王校军在出事前是红寺湖风景区管理处主任。

 

一个是关于张扣扣到底是个什么兵。

 

张小万称张扣扣并不是特种兵,也就是一个炮兵。我一位搞军事的朋友,通过张扣扣的退伍证,发现盖章是8663,而8663是武警驻新疆的快反部队,根据驻地的敏感性,张扣扣2003年去那里当兵,并不是什么很普通的兵。这位朋友还援引他另外一个特战旅服役朋友的话说,打迫击炮的,要提着底盘背着炮筒到处跑,意思是:身体贼棒,比他们猛。

 

澎湃报道里,曾有张扣扣战友提及,他在下雪的冬天穿着短袖骑摩托,还表示不冷。

哦,对,还有个细节。

 

张扣扣杀完人后,烧了老大王校军的车——张小万的说法是离开杀人现场王家,后又返回再烧车。到底怎么烧的,张小万属于一面之词,但结果肯定是烧了车。问题就来了:杀人就杀人,为啥要烧车呢?

—— 首发 扯氮集 ——

张扣扣事件依然有点云山雾罩最先出现在扯氮集

原文链接: http://weiwuhui.com/7453.html

0     0

评价列表(0)